马德兴:中国青少年竞训水平低下,对阵东南亚毫无优势

马德兴:中国青少年竞训水平低下,对阵东南亚毫无优势
11月8日讯中国2001年龄段U18国青队11月6日以2-0取胜东道主缅甸队,取得了2020年第41届U19亚青赛预选赛第9小组首轮小组赛的胜利。在随后的一场比赛中,国青队所在小组的种子队韩国国青队以11-0大胜新加坡队。尽管无论是国青本身还是众多关心国青队的球迷都希望是一场大胜,也希望国青能够小组晋级、拿到明年决赛阶段入场券。记者马德兴撰文称,以目前这支国青队的现实水准与能力,能够拿下东道主缅甸队就已经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了。而且,就现实而言,中国足球尤其是青少年层面,技战术水平与能力不高,根本原因不在于什么“人多人少”的这种非本质、本主流问题,真正的核心还是在于:竞训水平低下!青少年竞训只有更差没有最差现在国内的“青训”口号震天响,但现实情况却是:中国青少年足球的竞训工作可以用“没有最差、只有最差”来形容!而且,中国青少年球员“一代不如一代”的情况依然还在延续着,按照正常的足球运动规律来说,如果以四年一届奥运为周期,中国的青少年足球运动现实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适龄年龄段这一批球员相比以往恐怕只能是“更差”!我们一直在说,按照正常的青少年球员培养规律,99年龄段的球员情况整体不如97年龄段的球员情况;97年龄段的球员情况不如95年龄段球员的情况;95年龄段球员的情况不如93年龄段球员的情况。如今,97年龄段与99年龄段的球员组成了现在的U23国奥队,在执行教练郝伟的指挥下正在为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而进行最后备战。这之后,很快就将轮到2001年龄段这批球员全面进入各界的视线之中。可是,残酷的现实是:01年龄段这批球员相比99年龄段球员更令人不敢奢望!而且,未来组成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中国国奥队四个不同年龄段球员即2001、2002、2003、2004年出生的球员,或许是职业化以来质量最令人无法恭维的。作为一名跟随了这么多年中国足球的人,其实很不愿意写下这样的文字,而且相信这也会令这几个年份出生的球员、球员的父母、家长很不爽,尽管这四个年份中不排除有个别比较突出的球员,但是,我们需要面对与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任何一名球员的培养并不是口上喊几句口号、表明一下“重视”的态度,甚至宣传一下投入了多少资金,就可以培养成才的,而是早在这些球员三四岁、四五岁时起步便初步有了形状,在10年前也就是现在这批国青队员七八岁时就已经基本注定了。回想一下10年前,中国足球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环境与氛围?在那样的环境与氛围之中,指望着现在的这批18岁左右的球员能够涌现出“新武磊”、“新郜林”、“新郑智”,基本就是痴人梦呓。所以,对于现在这批国青队员的基本技战术能力(指适应现代足球发展需求的那种能力)、高水平与强对抗状态下的技战术运用等,能够在亚洲范围之内处于领先地位、占据一定的优势,基本就没有可能。对阵东南亚球队毫无优势可言当国青队出战缅甸队时,或许我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从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各级青少年队伍在对阵缅甸队时,我们从来就没有取胜过两球以上!所以,当中国01年龄段国青队以2比0取胜缅甸队,而且还是在对方的主场进行时,这个结果其实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实际比赛中,国青队前15分钟表现相当不错,而且也取得了领先。但在领先之后,反而“不会踢了”。这或许有赛后球员所说的“场地比较软”、“对手是东道主”等因素,但根本一点恐怕还是自身的“硬实力不足”,害怕、担心“输球”。实战中,缅甸球员在个人技术、传接球的处理等方面,其实都比我们国青球员好,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现在的这支01年龄段国青队不仅仅是对阵缅甸队,对阵整个东南亚各级队伍,不管是俱乐部球队还是国字号队伍,其实都完全没有优势,甚至都已经是胜少负多了。也许,到了国家队层面,我们在对付缅甸队时还没有太多的问题,就像前不久里皮所率的国家队在香河基地里用替补以4比1大胜。但这不得不说的是,一方面,随着成年进入一线队之后,我们的球员经过国内联赛的锻炼,水平还是有提高,而且中超联赛的整体水平相比缅甸国内的半职业联赛,水平还是高出两三个档次。另一方面,身体条件先天不足一直是东南亚球队的劣势,而中国球员的身体条件相对在亚洲范围之内还是有一定优势的。但是,在青少年时代,为什么中国球员无法与东南亚球队对抗?根本恐怕还是在于忽略了个人的技术能力培养。东南亚各国从小就狠抓技术细节,所以,尽管我们有身体优势,但青少年层面上这种优势并不像我们所设想的那么大。于是,在实战中,我们在技术上的劣势表现得越发明显,实战中也就很难有理想的结果。就像国青队主教练成耀东所说的那样,我们在“竞训”方面出现了问题,所谓的“竞训”,就是竞技足球中的专业训练,这与现在国内大力推广与开展的校园足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或者再通俗一点,就是我们现在中国的青少年足球之所以落后,根本还是在于“缺练”!一是是训练质量、训练水平低下,二是训练的科学性、合理性不够。一面“墙”就足以反应问题所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愿望与出发点总是很不错的。但实际现实中,我们却总是想着用最小的代价要争取利益的最大化,这似乎也没错。可竞技足球、竞选中没有千万次锤炼,何以来“熟能生巧”?就以国青队此番在仰光期间所使用的训练场旁的一面“墙”为例,其实就可以看出我们现在国内青少年足球训练中的问题。青队这次在仰光期间所使用的训练场是比赛场地的附场。在这个训练场的两侧球门后,各有一面“墙”。“墙”的高度与宽度和球门完全一样,上面按区域划分为24个区域。训练之时,笔者与此番以领队身份现场督战的杨晨闲聊。笔者问杨晨:“就像这样的墙,你在国内现在还见得到吗?”杨晨告诉笔者:“几乎没有见到过,有的话,现在也只是九宫格的墙了。但实际上,我小的时候训练,就是天天对着这样的24格墙练,很有效的。”而身边的另一位助理教练曹晓东也直言:“我们小的时候开始训练,都是对着这样的墙练基本技术的。”笔者随后问了国青队中其他多名助教、工作人员,他们都直言现在在国内已经完全看不见这样的墙了。这或许就是我们现在为什么青少年球员基本技术、基本功缘何如此之差、或者说“一代不如一代”的原因,或者说很大程度上折射出这样的原因。年长一些的老足球人,基本可以做到“指哪打哪”,就像01年龄段最初担任主教练的沈祥福,两年前在昆明与这批球员一起训练时,曾多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训练时沈指导让球员练习射门,要求打门框,但两圈下来,没有球员可以做到。而沈祥福却是指哪打哪,谁踢右侧上角门框,沈指一脚就命中。而沈指导这样的脚法、个人技术、个人基本功,恐怕就是从小对着这样的足球墙练出来的,没有人与生俱来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但现在的青少年球员呢?有多少人在训练之余会主动去练习这些东西?当我们在说现在的青少年球员基本功不行、对抗中的传接球能力不行时,何尝不是因为“缺练”的结果?这与“青训体系建设”之类的问题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于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对阵东南亚球会时,显现出来的问题(即个人技术、传接球能力差几个档次)如此之突出?说到底,就是竞训本身出现了问题。尽管现在球员的条件好了、硬件也提高了太多,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反而全部都丢掉了。所以,中国足球的青少年球员培养问题,恐怕还是需要回归本质——竞训本身!

美科技巨头坐拥大量现金释放啥信号

美科技巨头坐拥大量现金释放啥信号
此前看到海外报道说,巴菲特公司现在手持许多现金,失去十年大牛市机遇,被大股东吐槽,没有太介意。上星期六(11月2日),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发布最新财报,该公司持有的现金升至1282亿美元,该公司持有的创纪录规划现金引发了商场热议。 其时以为是伯格希尔公司的个别现象。但是,非也。持有许多现金的好像并不是巴菲特一个人。理柏(Lipper)的数据显现,现在美国出资者手中持有大约3.4万亿美元现金,货币商场基金的财物在曩昔三年中添加了1万亿美元,到达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瑞银全球财富办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对4600名赋有企业家和出资者进行的查询显现,超越三分之一的人在曩昔一个季度提高了他们的现金装备份额。 愈加令人惊奇的是并不是相似巴菲特等出资者和出资公司,并且,美国科技巨子手持现金也在添加。到上个季度,微软公司的现金储藏最高,到达了1366亿美元。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苹果公司,现金储藏分别为1212亿美元和1006亿美元,均在1000亿美元以上。此外,Facebook、亚马逊、福特等公司亦跻身前十名。现金储藏包含公司的现金余额及债券之类的短期出资。 公司和出资者许多持有现金或许是以下几种状况: 一是经济继续长时间向好,企业经营景气量极高,收入赢利大幅度增加;股市十年以上大牛市,企业、组织和个人出资者、政府都赚得盆满钵满。带来的实实在在,财物负债率极低的财富增加,表现在了现金流许多在手,净财物爆破式增速,一句话:真有钱。 二是活动性强、变现才能最强的股市十几年大牛市,让出资者从股市里赚取许多活动性,使得上市公司和出资者手持活动现金富余。这是活动性极强的大牛市带来的现金充分的最佳现象。只要大牛市才会呈现社会现金活动性简直众多的现象,这是富得流油的表现。 三是预见大危险降临,“现金为王”理念实践。春江水暖鸭先知。企业包含出资企业和实体企业对经济形势景气量特别是对金融商场危险最灵敏。一旦感觉商场危险堆集过大,有或许迸发时,就会变现财物,手握现金,落袋为安,坚持自动。美国现已长达十年大牛市,有企业忧虑危险的。作为应对周期性低迷的一种办法,科技公司特别喜爱坐拥现金,并使用商场回调来获取财物。不过,从近期目标看,金融商场发作大危险的或许性很低。这些大企业应对危险、现金为王的做法站不住脚的。 四是鉴于巨大的储藏金,这些公司之所以没有花更多钱,或许有许多原因,其中之一便是他们或许仅仅在等候正确的机遇,为一波并购活动做准备。并购是所有这些公司都在考虑的工作,它们正在寻觅坚持其高增加加快的办法。 公司能够经过本钱出资和收买等传统办法进行开销,也能够经过回购和分红向股东返还资金。但后者(特别是回购)对出资者而言仅仅短期提振,危害的是公司和整个经济的长时间健康。不到万不得已,公司尽量不要回购股票,这样做将使得商场买卖和活动性萎缩,并不利于股市的健康发展。这儿特别需求着重一下。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余丰慧 修改 余孟祥